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2016年专题 > 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 > 诗意花山

歌海情缘花山梦

时间:2017-02-09 17:00:26来源:

  一部《花山之梦》,令多少人魂牵梦绕。二十多年前,我区著名壮族作家古笛、张益正、邱一中三次来宁明采风,完成了大型原创歌舞诗剧《花山之梦》剧本的创作。“《花山之梦》堪称壮族的《奥赛罗》。”人民音乐家施光南生前对剧本赞誉不已,曾表示要为该剧谱曲。然而,斯人已逝,施光南这一愿望终未能实现。

  时隔多年,《花山之梦》的排演摆上了日程,宁明县宣传文化部门计划将《花山之梦》打造成既有丰富壮民族文化内涵又有现代意识和时尚风格的文艺精品,宣传壮民族花山文化品牌。日前,借《花山之梦》主创人员之一邱一中先生来宁明之机,记者采访了这位对花山文化情有独钟的文学艺术家。

  一提起花山岩画,邱一中就如数家珍。他说,1983年春夏之交,他与张益正都是刚加入广西作家协会不久的青年作家,为了创作大型歌舞诗剧《花山之梦》,他们和著名诗人、词作家古笛三次深入宁明花山以及周边的民族山寨采风,时间长达一个多月。在明江两岸,在陇瑞自然保护区的原始森林里,他们感受花山的古朴、神奇和魅力,总想更多地、零距离地了解花山岩画的千古之谜。那一个个赭红色人像组成的画面,既像庄严隆重的祭祀场面,还像钢筋铁骨的兵马阵,又像先民们狩猎归来的丰收欢乐图……面对如此恢宏壮观、美丽神奇的花山岩画,大家感受到一种震撼!自古到今,花山脚下来过多少文人墨客、专家学者,他们用最美的语言文字描述花山、赞颂花山、解读花山,仍然难解如烟如梦的花山之谜——花山岩画反映的是什么具体内容?那数千个赭红色图像,壮族先民是用什么颜料画上去的?又是怎么画上去的?为什么斗转星移、风吹雨打而不褪色?

  邱一中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古笛曾陪同音乐家施光南沿江乘船,从大新、龙州来到宁明花山,音乐巨匠施光南看到沿江两岸崖壁上的远古岩画,心情异常激动, 记得当时施光南感慨万千地说:“壮民族的美丽传说故事不少,如刘三姐、百鸟衣……而像花山岩画的诸多故事,也是个好做文章的题材。我们能否浪漫一点,以它编个壮族的《奥赛罗》来演一演呢?”后来,施光南在北京看了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的广西节目,又对古笛说:“《赶圩归来啊哩哩》好得很!《花山战鼓》也不错。不过,我总觉得一个舞蹈难以揭示古老的花山文化。”其心、其情,依然寄托在创作一部非同凡响的壮族史诗般的大歌剧上。

  当时施光南对花山的神思奇想,感染了古笛等三位壮族作家。大家很快达成共识:民间传说具有特殊的传承性与可塑性,完全可以用新的审美意识和时代观念来构想一个完整的故事,编成精彩的歌舞诗剧搬上艺术舞台,表达花山岩画上描绘的壮民族美丽梦想。于是,构想中的一部壮民族史诗般的花山原创剧本就定名为《花山之梦》。

  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施光南不断来信了解剧本创作情况。在他的热情鼓励下,三位作家几经深入生活、辛勤笔耕,一部大型歌舞诗剧《花山之梦》在诞生了,它磅礴的气势以及壮民族特有的歌舞韵律构思和精美的情节结构已初显端倪。1983年春,施光南看完《花山之梦》初稿后来信说:“此剧基础甚好,如能把音乐与剧情统一构想、妥善安排得完美些更佳……改好剧本,《花山之梦》说不定可以成为继《刘三姐》之后又一台闪射壮文化光彩的力作!”

  几经修改,《花山之梦》剧本于1984年在《群众艺术报》发表。1989年春施光南来信说,他计划于来年专门到广西,打算住到花山附近乡村,为《花山之梦》收集民歌素材……正当大家热切盼望施光南前来为《花山之梦》作曲时,1990年5月2日,突然传来施光南病逝的噩耗!据施光南的女儿洪蕾说:“我爸爸曾经说过他准备于 1990年5月去广西,看望古笛伯伯,并为《花山之梦》作曲。”然而,施光南这一愿望成了千古遗憾!

  值得庆幸的是,最近,宁明县宣传文化部门准备全力将《花山之梦》作为文艺精品推出。记者了解到,宁明将排演大型原创歌舞诗剧《花山之梦》,由原作者对《花山之梦》进行修改提高,利用丰富的花山壮民族文化底蕴,将《花山之梦》打造成既有丰富壮民族文化内涵又有现代意识和时尚风格的文艺精品。

  提及此,邱一中感慨万千,花山儿女不会让璀璨的花山文化珍宝被埋没的,终有一天会圆了这段“歌海情缘花山梦”,人民音乐家施光南在九泉之下也会为之欣慰!(梁莉  谭琦祥)

 

崇左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1420090001
桂ICP备11006461号-1 联系电话:0771-7965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