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2016年专题 > 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 > 诗意花山

花山梦圆 骆越瑰宝放异彩

时间:2017-02-09 17:02:48来源:

  花山梦圆 骆越瑰宝放异彩
——探秘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申遗之路
 

  左江河畔,临江陡峭宽大的灰黄色崖壁上,战国至东汉时期的骆越人留下了一处又一处赭红色印记:古朴的人物图像,双手向上张开,双腿半蹲,辅以剑、铜鼓等物件。独特的作画风格,罕见的作画位置,巨大的画幅规模,观之令人心生敬畏。这就是骆越瑰宝——被称为“崖壁画的自然展览宫”“断崖上的敦煌”的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

  北京时间7月15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0届大会审议通过,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这意味着,面积总计6621.6公顷,涵盖3个文化景观区域、38个岩画点、岩画所在的山体和对面的台地以及105公里左江、明江河段的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成为全人类的财富,将接受全方位的保护!
 

  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申遗成功,是广西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是中国第一个岩画类世界文化遗产,也是壮族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壮乡儿女为之欢呼,左江两岸为之沸腾!

  “花山岩画不仅是骆越人传统的独特记忆,更重要的是,它还是这一传统的唯一见证。”自治区申遗办专家办公室副主任、研究馆员蓝日勇说。

  2003年,花山岩画文化景观迈上申遗路。2014年12月初,国家文物局对拟申报2016年世界文化遗产的11个项目进行审议评估。2015年1月,左江花山岩画从11个项目中突围而出,作为中国文化遗产项目冲击2016年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16年7月15日,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申遗终梦圆!

  回首:让壮乡瑰宝走向世界

  “区别于其他岩画遗址,左江花山岩画不断重复蹲式人形。”花山脚下,宁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朱秋平解读了左江花山岩画的突出普遍价值,岩画与河流、悬崖以及对面的台地以独特的方式相联系,描画了2500多年前在此进行的古代祭祀仪式,描绘了生活于左江沿岸的骆越人的精神世界和社会发展风貌,38个岩画点均处于保存的最佳水平,代表了开始、发展、顶峰和衰退四个阶段的发展,集中突出了花山岩画图像众多、形体独特、内容丰富等特点,真实性和完整性程度高。

  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分为3个遗产区,宁明县境内的四个岩画点作为第一遗产区,龙州县境内的16个岩画点作为第二遗产区,江州区与扶绥县境内的18个岩画点作为第三遗产区,包含109处岩画,4050个图像。

  花山申遗成功,凝聚了各级各部门和崇左干部群众辛勤汗水和结晶。从国家到地方,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花山岩画申遗工作。从申遗到申遗成功,留下一串串深刻的印记——

  2003年,宁明花山岩画以双遗产的形式进行申报。

  2004年,花山岩画被列入《中国申报世界遗产备选清单》。

  2006年,花山岩画进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以下简称“《预备名单》”)。

  2011年10月,宁明、龙州两县境内25个岩画点以“崇左花山岩画文化景观”为题申报并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2012年11月,“崇左花山岩画文化景观”被国家文物局列入重设后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2013年,花山申遗进入攻坚期,申遗项目最后确定为“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选取宁明县、龙州县、江州区、扶绥县四个县(区)境内的38个岩画点划定遗产范围,由岩画密集分布的、最具代表性的3个文化景观区域组成,划定遗产核心区和缓冲区。
  2015年1月,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作为中国文化遗产项目正式申报2016年世界文化遗产。

  2015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印度籍专家帕萨克·敏纳克什对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项目进行现场考察评估,给予申遗各项准备工作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

  2015年1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在巴黎组织专家集体评审,并通过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与北京中国文物局之间的视频远程答辩。“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申遗材料充足,不需要再进行补充。”专家给予肯定答复,中国48项世界遗产中,从未有一项准备得如此充分。

  2016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世界遗产大会,审议通过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保护:让世界奇葩存续久远

  申遗文本中指出,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各类要素保存完好。

  赤铁矿作为颜料,植物树液作为黏合剂,骆越人独特的作画方式使得岩画历经千年风雨而不衰。事实上,为了让这一笔笔赭红色存续久远,当地政府和群众一直在努力。

  2000年开始,广西就宁明花山岩画保护开展了课题研究,寻求治理左江花山岩画岩体病害的办法。十六年来,相继开展花山岩画本体病害详细勘察、岩体开裂剥落病害机理研究、本体监测及信息管理系统等16项保护研究工程,完成第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保护工程并通过了验收。

  左江沿岸村屯村民将花山敬若神明,保护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的意识早已形成,促使村民自觉地去保护岩画。

  “花山岩画是我们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村民们都很爱护岩画,不砍山上的树木,不污损岩画,不在河道内从事渔业养殖等。”宁明县城中镇耀达村濑江屯村委治保主任陆焕明告诉记者,村里已形成了保护花山岩画的约定。

  龙州县上金乡两岸村村委委员易小威表示,该村村民在花山岩画申遗过程中,已形成保护花山岩画的良好意识,纷纷约定,不擅自爬山、不乱砍伐、不污染江水、不损坏岩画等。

  与其他景观相反,左江花山岩画受自然灾害的影响远远超过了人为的影响。

  相对于一般的文化遗产,文化景观类世界遗产的范围更大,对保护和管理的要求更高。对遗产区的环境整治是申遗工作中的重要环节,也是申遗工作面临的另一个难点。

  我市及时编制《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沿江景观保护展示工程方案设计》及《标识系统方案设计》,取缔了申遗区左江、明江105公里河段的采砂船和运砂船90多艘、砂场70多处,拆除养鱼网箱2900多箱,对沿江550多间民居及村庄实施美化绿化,绿化沿河岸坡,对沿江40多处码头实施改造,拆除可能影响景观的建筑。在整治的同时,加强造林绿化,做好森林防火,推广绿色清洁能源。

  位于遗产核心区的龙州县卷逢村白雪屯依山傍水,网箱养鱼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而遗产区内禁止网箱养鱼等影响景观的行为。“岩画是老祖宗留下的财富,再找别的工作就是了,或者去别的河段养鱼。”村民们自觉舍弃网箱养鱼,另谋发展路子。

  群众以行动大力支持整治工作。不到一年,我市完成了环境整治工作,水更清了,坡岸更绿了,村庄更美了。国际专家到现场评估时,给予环境整治工作和遗产区环境高度评价。

  2012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左江岩画保护办法》颁布实施;2014年,《崇左市左江岩画保护管理办法》颁布实施;《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保护管理总体规划(2014—2030)》获国家文物局批复……一系列法律法规就左江岩画的法律地位、保护范围、行政管理权限、具体管理措施、奖惩措施等作出详细规定。

  2015年,崇左市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监测预警体系建设方案》并组织实施,建立了科学的监测预警体系,实施专项监测工作。

  同时,除已于1988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宁明花山岩画以外,剩下的37个岩画点将于2018年申报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提升到国家层面予以保护。

  一套完善的保护机制得到国际专家的认可。“申报遗产区已有法律保护和其他保护措施是充足的。”国际古迹遗迹理事会得出结论。

  展望:践行遗产守护者的承诺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申遗成功无异于联合国给我们发了一张金字名片。”蓝日勇说。

  一朝梦圆,当知来之不易,更知未来的路之艰辛,我市早已提前对申遗后的工作做了规划。

  7月4日,我市召开花山申遗工作推进会,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有明指出,要把申遗后的宣传、保护和旅游开发工作做好,抓住花山申遗这个契机,把全市文化旅游发展推向一个新的台阶,要深入挖掘壮族文化,同时要做好骆越根祖文化旅游的文章和左江旅游开发的文章。

  7月6日,市长孙大光表示,崇左将把德天瀑布、友谊关、花山岩画等景点景区按照各种消费者的不同需求,结合现在打造的几个壮族古村落和现代观光农业园,设计不同的旅游线路,让游客不仅体会到花山岩画的神秘和世界遗产的瑰丽,而且欣赏到崇左的秀美山水。

  村民们也期待着申遗成功为他们带来的利好。“申遗成功将促进当地的消费,可以依托旅游开饭店、商店。”宁明县城中镇耀达村濑江屯村民陆颖枫在外打工6年,看好家乡的发展前景,回家寻找“商机”。

  “几千年来不褪色,历尽沧桑赤鲜艳……”走进濑江屯,穿着壮族传统服饰的村民唱出一曲迎客山歌。通过山歌、大鼓、仙琴等表演,村民们将当地的优秀民俗文化展示给游客。

  我市坚持在保护中利用的原则,加大对花山文化的挖掘、展示和传承,举办陆路东盟国际商务文化(壮族歌坡)节、“三月三祭壮祖赶歌坡赏木棉”活动月系列文化活动、广西“壮族三月三”民族体育欢乐节暨崇左花山文化节,山歌擂台赛、民俗文艺展演、民族服饰展、花山鼓舞赛、花山广场舞赛、花山拳赛等各类活动,倾力打造了一批以花山岩画为题材的文艺精品。

  扶绥渠旧镇渠旧社区,极富古村风貌的骑楼群古典雅致。作为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申遗的子项目,扶绥县打造的渠旧风情古镇设置左江旅游集散中心、旧心湖漫游体验区、左江景观休闲区、古镇观光游憩区、骆越民俗体验区等功能区,挖掘白鹭舞、“三月三”歌坡节等本土特色民间艺术和节庆文化。


  几十年左江花山岩画调查研究、保护、管理工作,我市收集了大量数据,建立了数字档案查阅系统,对花山岩画的课题研究成果也已陆续出版。

  然而,花山仍然像一部未被破译的天书,“岩画是怎样画上去的?为什么骆越人在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前2世纪画了这么多的画,之后又不画了?它去了哪里?”朱秋平道出岩画的未解之谜,对于岩画所传达的内容、图像所表达的含义,有主流的解释,但是他认为对花山的研究远远不够。

  “左江花山岩画是中国第一个岩画类世界遗产,申遗成功,为其他省份进行岩画类的申遗提供了借鉴,对岩画的研究将大大的往前推进一步。然而申遗不是研究工作的终点,而是另外一个新的起点的开始,对花山的研究要持之以恒,坚持下去。”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文物局局长顾航说。(黄小芳 罗承品 蒋欣攸)

崇左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1420090001
桂ICP备11006461号-1 联系电话:0771-7965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