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渡》

作者:雷若云  时间:2017-05-02 09:16:09

不知道谁是第一个在渡口摆摊的,出售自家的土产品,赢得游客的青睐。现在渡口的摊越摆越多。

土鸡、土鸡蛋;花生、自榨的花生油;甘蔗、自煮的甘蔗红糖;采摘野生的艾草做的艾糍粑;纯手工的沙糕;缤纷灿烂的五色糯米饭;连越南春卷和屈头鸭蛋也摆出来了;更厉害的是,古老的美容方式又复活了,有人就凭着手中一根线,也摆了一个美容摊,专门给有兴趣的女游客绞脸,祛痘并让脸更光滑。总之是,越土气的越有市场,越天然的东西越受到游客欢迎。

天刚亮,山水蒙蒙。渡口已经人影绰绰了。“突突突”的船声打破了江面的宁静。来摆摊的是第一批登渡轮的人。

“阿冒,今天去赶歌墟吗?”四婆把手中的提篮放到甲板上,那是满满的一篮土鸡蛋。和气的问正在维持渡船秩序的年轻小伙子。

小伙子羞涩的勾下头,怕被四婆看穿心事似的。

“能不去吗?阿冒也到年纪了哦……”有人大声的说,众人都哄笑起来。快乐的笑声回荡在朦朦胧胧的山谷。

姣妹拼命的保持镇定,努力摆出一脸的不关己的表情,时不时假装查看糯米饭甑是不是被倾斜来掩饰内心一片慌张。

昨夜,阿冒就偷偷约她一起去赶歌墟了。只不过,她的拔(壮语音,即妈)不喜欢阿冒,说阿冒只会开船。村里能干的人都凭借花山岩画申遗成功的东风早就发达得窜上天了。一个开船的没出息。

姣妹不敢当面驳嘴,背地里嘀咕,要没有开船的,就过不了渡,过不了渡,游客怎么去花山观景台,要是没有游客来了,自家的五色糯米饭又怎么卖得出去?阿哥的农庄还怎么开?这个阿拔啊,真是吃水不记恩的人哦。

再说,开船的怎么了。以前,渡口还没渡轮。都是靠阿冒的爸一支竹篙撑出来的。村里人人都对阿冒一家客客气气的。后来,花山岩画要申遗,为了保护岩画,禁止游人进入花山,只能乘坐游船光看或者隔岸观看。岂耀村正好隔岸和花山面对面,县里选定岂耀村做了观景平台。来观光的游客越来越多,原来的小小木帆渡船不堪负荷,也渡不了汽车。县里又花了一大笔钱买了一艘渡轮,专门摆渡前往花山观光台的游客。现在阿冒有工资领,有什么不好啊。就是愿意和阿冒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不过,阿拔也没说错。村里有人把老祖宗留下的石头房改造成特色农庄:放一架风谷机,摆上一个石臼,种植庭院蔬菜,拿柴禾煮饭菜,让来自都市的游客享受淳朴、天然的农庄生活,因此收益不小。她的大哥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所以,她的拔现在说话是越来越响亮。也越发看不起开船的阿冒。不过,她始终不明白,她天天看见的这些褚红色裸体人像到底有什么神秘呢。双臂曲举,两脚半蹲姿态,腰佩刀剑,骑着非马非犬的动物。人像周围画有单层或双层圆圈,或内有似米字形的圆圈表示什么意思也看不懂。她也不明白来农庄的游客上厕所时,看见男厕画了一个双臂曲举,两脚半蹲姿态,腰佩刀剑的褚红色裸体人像表示男厕所,女厕画了一个不佩剑的长头发褚红色裸体人像表示女厕所时,为什么会发出兴奋的尖叫声。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游客们看到石头房子是一块块石片砌起来,不用水泥也不用石灰加固,又是一阵赞叹。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游客们吃她家养的鸡鸭、种的蔬菜也会发出一连迭的啧啧声。

姣妹想自己的心事出了神,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阿冒,清明我回越南拜山哦,要不要我帮你带一个越南妹仔回来啊?”玉军家的媳妇是越南人。

“要得哦,像玉军嫂这样,又漂亮又勤快,还会做春卷和屈鸭蛋。阿冒,考虑下啊,哈哈……”这时,渡船上又爆发阵阵愉快的笑声,快乐的笑声在空中盘旋。

玉军嫂的话一丝不漏的传进姣妹的耳朵。她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点紧张,不禁对玉军嫂产生了忿忿。这么喜欢做媒婆,过个渡也要替别人做媒,阿冒又不是你儿子,瞎操心哦。

大家拿阿冒来打趣,这是搭渡船的乐趣,也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今年的三月三很特别,令人兴奋,氛围也就更热烈了。今年的三月三是花山岩画申遗成功的第一个三月三。骆越祭祖活动比往年盛大、隆重,活动丰富多彩,游客也会更多。

“你们别耍他了。他能娶到老婆就好了,那里还敢有要求啊。”阿冒爸出来替儿子打圆场。

“也是的啦,你们看姣妹的哥,开农家饭店,挣大钱了,姑娘也就找上门来了。”

“有了梧桐树不怕凤凰不来啊。”大家七嘴八舌的转向说道姣妹的大哥去了。

阿冒悄悄的舒了口气,这些人终于转移目标了。他心里暗暗地想,大家说的这些姑娘绝对不包括他亲爱的姣妹。姣妹不是贪图钱财的人。他偷偷的瞟了一眼,正好遇到姣妹也望过来,两人的目光一对上,又马上双双别开头闪躲开,但心里都美滋滋的乐开了花。

姣妹妈很是享受大家对她儿子的称赞。但是也不忘记监督姣妹,有意无意的提醒姣妹。

“嗬……嗬”姣妹妈清清嗓子说,“做妈的都希望自家的女儿嫁得好,都想找一户好人家。所以主动来找我儿子的。同样啊,我嫁女儿也要找条件相当的,不舍得让我家姣妹受罪哦。”

“嗯。说起你们家,现在好过了。儿子开农庄、女儿卖糯米饭。连你老人家也给人绞脸,挣不少吧?前两天,我看见你摊面人多多的。更不要说三月三了,今天游客会更多。做沙糕卖的木根妈带着羡慕的口气说道。

“你儿女都大了,你可以唱山歌了。我的一对儿女还在读书呢,开销大,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木根妈一想到自己一个人拉扯一对儿女,不禁有点哽咽。

感觉气氛不对,大家赶紧撇开逗阿冒开心,转移话题来安慰木根妈。木根妈,你要看开点,两个孩子这么争气,将来会有出息的,你的付出会有回报的。现在虽然过得艰难,但日子只有越来越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木根爸走得早,而木根妈不肯再嫁,就守着一对儿女过生活,大女儿读研究生,小儿子还在读大学,家里很拮据。大家都同情这个坚强的女子,对她关照有加。

“听说,申遗活动中,木根画的一副画还被选送去美国展出,反响不小。是不是呀,木根妈?”

一提到儿子,顿时,木根妈整个人活了起来:“是真的。昨夜,木根还在电话说,今天要带一位美国教授一起回来。”

“木根妈,你有盼头了哦,你大字不识一个,培养出大学生、研究生。现在还和美国搭上线了,看来木根以后要出国了哦。”一直蹲着吸烟的六叔公,冷不丁开了口。

六叔公的话很中听,就像熨斗熨衣服,把木根妈心头起伏的困难熨得平平坦坦。木根妈的笑容,就像怒放的木棉花一样灿烂。但口上很谦虚,哪里哪里了,是六叔公你疼爱小辈,说高了。

去年在美国的那场特色画展中,木根画的褚红色裸体人像吸引了一位美国教授。教授是研究民俗的,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尤其是具有神秘色彩的东方元素更是他的最爱。神奇美丽的花山让他赞不绝口,千古之谜令他魂牵梦绕。他一直想来一睹花山的风采,听一听本土音乐《迎客歌》,尝一尝本地特色小吃,领略骆越风情。

正当大家七嘴八舌热闹时,船靠岸了。

“靠岸喽……别急别抢,一个一个下船。安全第一。”

阿冒协助他的爸爸把船泊好。船还没停稳,人群就抢着涌上岸。

一转眼的功夫,渡口就成了墟,摆满了摊,熙熙攘攘。而阿冒也接到第一批要去观景台的游客,开始往对岸驶去。他一边忙着维持秩序,一边在人群中寻找姣妹的影子,恰好姣妹也在用目光找寻他,他快速地做了一个只有他们才懂的手势--歌墟不见不散。

这是他们昨夜约好的。

崇左新闻网 专题报道
电话:0771-7965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