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节日

作者:荣玉平  时间:2017-05-02 09:17:23

农历三月三,是壮族的节日,是壮乡的节日。

于是,在崇左,在花山,这个节日就是每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庄严而隆重的仪式。

不用谁呼喊,不用谁召唤,历经多少年的风风雨雨和世事沧桑变幻,而这个节日却雷打不动,已经约定成俗,至今依然在延续,依然在传承,依然在红红火火。

生命一代又一代的繁衍生息,面对天灾人祸乐观向上从容面对,与丑陋相抗争,永远不屈服。

节日,是凝聚,是绽放。

在花山,我看到了这个节日已经被写在了人们的骨血中,写在了山水中,写在了歌声中,写在了灵魂里。

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漂游在外的游子回来了,在外打工的孩子回来了,所有的人都在赶回故乡。在这个节日里,去亲亲故乡的泥土和山水,亲亲家里的烟火和幸福。。

不用太多的语言,不需华丽的诗词。

朴素,淡然,就把这个节日装扮的非同凡响。一碗五色糯米饭一口艾菜糍粑饭就是就是节日的芳香,一段歌声就是节日的芳香,一声铜鼓就是节日的芳香,一粒稻香就是节日的芳香,一段山水就是这个节日的芳香。

这芳香分明就是节日的重量。

在人们的心中,三月三这个节日的重量比生命还重要。

我的脚步很小。只走在了花山。说实在话,在崇左,我是被花山岩画吸引过去的。正好赶上了一年一度的三月三,被震撼的身心还未从岩画的神秘与壮观中走出来,又被三月三盛大而热闹的场面震撼了。

此时,所有的生命都昄依在三月三的节日里。

我也一样。

只是不同的是,有人昄依一生,而有的人,只昄依一次。

站在这片土地上,我听到了一种声音,正在从上古从中古,从战国从东汉从唐宋穿越而来。

源远流长,永不凋零。

正在每个人的身上散发,蔓延,凝聚。

是的,必须承认,三月三,这也是我们全人类的节日。

三月三,又不是简单朴素的节日,上面写满了厚重和用一个日子在庄严,在狂欢,在祭祀,在敬畏。

岁月从来都没有断裂,更没有坍塌。

没有贫或富之分,没有高和低之分,从城市到乡村,从异乡到故乡,三月三,壮阔着所有人的目光和灵魂

三月三,在花山文化广场,骆越始祖祭祀大典正在庄严的进行。骆越民族是包括壮族在内的20多个岭南原住民族的共同祖先。宁明县是骆越民族的根祖地,“圣火采集”、“请祖出山”、“祭祖巡游”、“祭祖大典”正引导着我们感恩,虔诚的祭文放飞思念。我知道,其实不仅仅三月三“骆越王节”这么隆重,就是九月九“骆越感恩节”也同样的隆重。

不管我们走多远,都要停下脚步,缅怀过去,敬畏先祖。

三月三,山歌唱起来时刘三姐是这个节日的符号。其实,三月三又是歌舞节。在这个已经有上千年传统的歌圩节,男女盛装,聚会而歌——山水大地就是舞台,阳光和星月就是灯光,大自然的花草树木就是观众,鸟儿云儿清风都是听众,更重要的是,他们被自己的歌声打动,更打动了我们这些行路人。

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根在这里——花山永远都在,历史永远都在,壮族永远都在。

因为三月三这个节日永远都在。

于是,我们不用去探究孰是孰非,三月三,这是写在壮族这个身体里的另一幅岩画。

从这里面,我们读到了风骨。

从这里面,我们看到了血脉。

从这里面,我们读到了信仰。

从这里面,我们看到了敬畏。

从这里面,我们读到了从容。

从这里面,我们看到了自信。

——想想,我们的生命都很卑微。在卑微的生命里,只要把这些扛在肩头,我们才能走的更远,才能走的更精彩。

三月三,把一份敬重栖落在心底,把一场歌舞栖落在心底,把一份山水栖落在心底,把一份风景栖落在心底。

于是,我们的生命便更精彩更明亮更灿烂起来了……

崇左新闻网 专题报道
电话:0771-7965033